好句子大全 > 文章阅读 > 亲情文章 > 我的父亲

我的父亲

作者: 崔茂江2017年02月10日来源: 今日平度亲情文章

近日,在网站上看到一本《全国公安检察司法先进工作者大会纪念刊1959》在出售,便毅然决然地购买到手。因为当年这些先进工作者当中有我的父亲崔松仁。

1927年阴历12月25,胶南县大场镇后官庄村一个贫穷农家里,诞生了一个男婴,这就是我的父亲。那是一个黑暗而动荡的年代,战乱的发生、苛捐杂税的横征暴敛、贫富的悬殊、生活的艰辛,使得父亲从小就对旧社会产生了憎恨。后来,共产党的火种播撒到了胶南大地,善良正直、侠肝义胆的祖母,成了村里最早的共产党员,被选为妇救会长。正是祖母的言传身教,父亲加入了儿童团,给祖母当“通讯员”,时常为八路军送情报、带路,做着很平常却充满危险的事情。

1944年冬的一个深夜,父亲带领八路军侦察员,到距村东北三里地的塔山日伪据点进行侦查。驻守的日伪军在塔山顶上修建了炮楼,炮楼外构筑着高高围墙,围墙外有丈八深的壕沟,并在壕沟里灌满水。由于天黑路滑,父亲一不小心掉到壕沟里,锋利的薄冰将他的手、脸划破,刺骨寒水湿透了全身。为了不影响侦查,父亲咬紧牙关,坚持到胜利完成了任务。不幸的是,父亲双腿被冻僵,一连三个月瘫痪在床。后来,祖父多方求医问药才把父亲的腿慢慢治好。父亲腿愈后,义无反顾地投身到革命洪流之中。

1947年孟良崮战役期间,父亲带领一支送粮队“支前”。当行进到诸城北遇到土匪,经过巧妙周旋,父亲勇敢机智地击退了土匪。为了把军粮及时送到前线,夜以继日地赶路,实在困乏了,父亲就和民工们咬一口辣椒提神。饿了,父亲也不动一粒军粮,冒着敌人炮火,出色完成了“支前”任务,并荣立三等功。

1947年,老家成了解放区后,父亲服从组织安排,出任藏马县旺山区公安员,1951年调到潍坊地区公安署工作。在侦破大案、要案的过程中,父亲多次受到地区公安署的通报表扬,1958年荣立二等功。1959年,父亲被评为全国公安检察司法先进工作者,在北京受到了刘少奇、宋庆龄、董必武、朱德、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,并合影留念。

1961年,因工作需要,父亲调平度县公安局任副局长。在任期间,他总是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。好几次上调工资,按贡献、论条件,父亲都应该涨工资,但是他总坚持让给别人。其实,我们家庭也不宽裕,母亲远在胶南老家农村劳动,上有祖父母,下有我们姊妹五个,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,但父亲还是把涨工资的机会让给别人。

每逢过年过节,父亲总是把回家过节的机会让给别人,自己在局里值班,忙局里的工作。由于不能经常回家,父亲只能写封信给母亲问问平安,通信成了父亲“探家”的主要方式。写信,局里有现成的公用信封、信纸,但父亲从来不用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组织拟提拔父亲担任平度县公安局局长。父亲却说,别人干比他干更合适,体现了父亲的高风亮节。

“文革”期间,父亲受到迫害,身体受到严重摧残,但他总是把是非往自己身上揽,绝不往外推,体现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坦荡胸怀。

1976年父亲因身体原因,离职休养。直到现在,父亲一些健在的老同事、老战友、老部下过春节仍然不忘来探望我父亲,称赞父亲的美德。

如今,父亲年事已高,行动迟缓,但有些事情仍要坚持自己做,尽量不用别人。父亲虽然没有万贯家财给我们,但给了我们好的思想好的品质。这些是用金钱买不来的,这是无价之宝,我们会受益终生。